上海博雅酒店
国家
城市
酒店
入住日期
退房日期
房型 房数
上海博雅酒店 > 酒店新闻 >

最多的酒店,最坏的时代?

上海博雅酒店:上海世博洲际酒店任命高管 古浦迈先生被新任命为上海世博洲际酒店总经理, 并继续担任洲际酒店集团上海区域总经理。他于1984年在阿姆斯特丹希尔顿酒店开始了他丰富的酒店从 深航酒店欲三年内发展航空特色连锁酒店50家 旗舰店五周年店庆喜添新礼 作为深航酒店板块的旗舰店, 深圳深航国际酒店通过创建中国首家航空文化主题酒店,继09年接连获得“ 。

    乌黑的云雾笼罩整个城市,远处有隐约的亮光穿过云层。浩华国际管理咨询顾问公司董事戴雪英指着如此景象的图片说,这恰恰是现如今的酒店行业现状。

    据国家旅游局今年一季度的星级酒店统计公报显示,今年一季度全国共有13537家星级饭店纳入统计管理系统,较2012年底新增233家酒店。而公开的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全年将继续新增61180间客房,增速未见明显的放缓。

    去年年底中央出台“厉行勤俭节约、反对铺张浪费”等八项规定,公务消费市场急剧萎缩,因此酒店行业迎来供应最高峰的同时,也将是利润下滑最严峻的时刻。

    这是酒店最多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收益率走低

    2012年12月4日,中共中央“厉行勤俭节约、反对铺张浪费”的八项规定出台之后,与公务消费相关的高端餐饮、酒店、白酒、珠宝礼品等市场均受到了明显影响。据中国烹饪协会今年春节前发布的统计报告显示,国内近60%的餐饮企业遭遇“退单”,其中多是高端餐饮和星级饭店。

    华美酒店顾问有限公司首席知识管理专家赵焕焱亦向记者表示,据其抽样调查,受此影响,客房收入下降10%-20%,餐饮收入下降20%-40%。

    这一状况仍在持续。国家旅游局今年一季度的星级酒店统计公报显示,全国12038家星级饭店第一季度的营业收入总计为536.28亿元,其中餐饮收入为245.19亿元,占营业收入的45.72%。而在2012年第四季度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11706家星级饭店第四季度的营业收入总计为654.38亿元,其中餐饮收入为303.89亿元,占营业收入的46.44%。

    也是说,今年一季度尽管新增酒店233家,全国星级酒店的总营收却比去年年底减少了118亿元。

    7月11日,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的《2013年上半年旅游经济运行分析和下半年趋势预测》报告显示,1-5月餐饮业收入增长仅8.5%,低于去年同期13.2%的水平,餐饮业增加值的增长率也下降到4.5%。此外,2013年第一季度全国旅行社组织国内旅游人次、接待人次分别下降8.54%、9.89%,第二季度以高端奢侈市场为主的旅游企业业绩继续下降。

    国家旅游局的统计公报也显示,各星级酒店综合性指标RevPAR(每间可用客房收入)情况不理想。702家五星级酒店的RevPAR仅为342.79元,2275家四星级则为179.27元,5722家三星级112.52元,3174家二星级99.03元,165家一星级112.33元。

    其中尤以五星级酒店的数据令人忧虑。赵焕焱指出,2010年595家五星级酒店的RevPAR为401.59元,2011年615家酒店为430元,2012年第四季度654家五星级酒店的RevPAR为425.79元,而今年一季度则降至342.79元。

    相对应的,五星级酒店的投资收益呈现恶化趋势,2010年五星级酒店的净利润率为9.59%,资产利润率为4%,到了2011年净利润率则降至8.87%,资产利润率也仅为3.97%,2012年数据虽然还未出来,但料比2011年的数据更为难看。

    供应量翻番

    高端酒店受到的冲击,并不止于此。在收益日渐降低之际,酒店的供应量还在持续上升。今年将新增61180间客房,未来五年内,多个城市高端酒店供应量将超过百分之一百。其中哈尔滨酒店将超过百分之二百的新增供应量。

    在7月8日在京召开的21世纪酒店业高峰论坛上,浩华酒店管理公司董事戴雪英指出了另一个严峻问题,即新建五星级酒店数量后续惊人,而客房住宿率的高峰在50%-60%之间徘徊。

    戴雪英以北京和上海为例,指出北京和上海目前的五星级酒店供应超过了4.5万间,两地聚集的五星客房量超过其他一线城市客房的供应量一倍以上,即使如此,未来五年内,仅上海就将新增1万间五星级酒店客房。成都、三亚有望达到1.5万到2万间的五星级客房规模。五星客房数量在1万到1.5万间的城市则有大连、合肥、西安、武汉、天津等城市。

    不断涌入的五星级酒店,将加剧客房住宿率下滑的趋势。

    今年一季度,全国五星级酒店的平均入住率仅为50.14%,也就说有一半的房间都是闲置的。而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和三亚五个五星级酒店最密集的地方,今年1到5月份,深圳的入住率最高,也只有65%,广州和北京的入住率刚刚达到60%,上海只有55%的水平。跟2012年同期相比,只有深圳和三亚两个市场实现了住宿率方面的增长,剩余北上广三个城市均大幅下滑,北京的住宿率下降的幅度是最大的。

    而其他一二线城市,五星级酒店的住宿率也不甚乐观,表现最低的是大连和青岛,徘徊在40%-45%之间。

    呼吁调结构

    之所以造成中国酒店业如此形势,赵焕焱认为是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跨国酒店管理低风险的轻资产模式和囚徒困境导致跨国公司对酒店管理合同来者不拒,多多益善。另一方面,中国现在是全球酒店投资唯一没有控制的地方,酒店市场的投资目的多元化,包括地方政府的意愿、投资者的财务考虑、投资者提升楼盘价值的考虑,导致高端酒店项目上马。无序的状态只能寄希望于同业公会来制定规则,但收效甚微。

    凯悦酒店集团地产及发展首席副总裁夏农表示,地产商其实也不想建高星级酒店,但是政府在卖地的同时提出了很多要求,比如要求做综合体,必须要有酒店,所以即使地产商不愿意做酒店,也被迫成为了酒店业主。

    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认为,这种投资不自主的行为,恰恰说明酒店供应量的过剩不是管控不到位的问题,而是投资主体不按照市场化运作造成的。当下最重要的,就是要避免行政力量对酒店业的干预。

    在戴斌看来,高星级酒店目前遭遇的问题,也反映了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将旅游业、酒店业建立在公款消费之上,否则这就是一个腐败产业、畸形产业,不正常的产业。因此这时的困难,是酒店业回归的必经之痛。

    他亦指出,从2009年以来的建设过程看,高端酒店、高端景区等高端消费设施存在投资过热问题。可同时,老百姓的旅游刚进入大众化旅游阶段,旅游的供给和需求基本面不能长期脱节。出现下降的局面,这是正常的,是长期供给和需求脱节的必然反映。对于未来的旅游酒店发展,戴斌认为老百姓的休闲需求和商业餐旅的市场正在持续增长,从市场监测情况来看,对未来可以相对乐观。

上海博雅酒店 常德3家星级酒店涉黄 当晚10时,民警兵分多路首先来到位于柳叶大道的某国际水疗洗浴会所,该会所服务员突见民警出现,当下有人就急忙打电话给各房间,还有人暗中将有的房。 3月9日,第五届温州早茶节开幕;此前的3月5日,苍南县五凤乡举办了第二届温州(苍南)开茶节。一个星期内举办两个围绕早茶发展的重要活动,温州市着力发展茶叶产业的决心。